三国艺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一键登录:

三国艺苑 首页 文化 影视 查看内容

专访三国众将:关羽负伤喊疼被怼,赵云说有特效能拍疯了

2019-3-25 16:54| 发布者: 三国艺苑| 查看: 227| 评论: 0|来自: 新京报

摘要: 《三国演义》里隐藏的明星和穿越的演员。陆树铭 饰关羽被纸条招进剧组,受伤体验刮骨之痛陆树铭。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/摄作为《三国演义》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,关羽的人选很晚才最终确定。剧组物色了近30名演员,几经 ...

《三国演义》里隐藏的明星和穿越的演员。

陆树铭 饰关羽

被纸条招进剧组,受伤体验刮骨之痛

专访三国众将:关羽负伤喊疼被怼,赵云说有特效能拍疯了

陆树铭。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/摄

作为《三国演义》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,关羽的人选很晚才最终确定。剧组物色了近30名演员,几经筛选都无一中意。当年陆树铭仍是陕西省话剧团的演员,同为陕西演员的郭达在一次机缘巧合下,便向剧组推荐了陆树铭饰演关羽。陆树铭曾回忆,那时他正在拍戏,因为天降大雨,不得不回家检查门窗,却突然在家门上发现了《三国演义》剧组贴的字条,写明剧组已经在西安等待,让其速到酒店联络。经过试妆之后,陆树铭版关羽很快被确定下来。

专访三国众将:关羽负伤喊疼被怼,赵云说有特效能拍疯了

关羽扮相。图片来自网络

为了演好关羽,陆树铭进组后对照《三国演义》反复查资料,把剧本中关于关羽的段落、台词都工工整整地手抄了一遍,并贴满宿舍床头、墙上、浴室镜子上。每日一进门,陆树铭便是面对着墙,眯着双眼默背台词,揣摩关羽的人物感觉。关羽“美髯飘拂,威风凛凛”的样子,与陆树铭的形象十分接近,但如何把握关羽神韵中的凝重和神秘,他寻找了近一年才终于有所眉目。“刚开始大半年都找不到感觉,就是一个躯壳。”他并未形容是具体哪个瞬间,但经过反复练习后,突然一次拍戏时他便感觉自己把握到了关公的“脉搏”,甚至坐在那儿都让人感觉到头皮发麻,“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。”

剧中关羽马戏很多。陆树铭几乎每天都要练刀、骑马。在刚开始练马的半年里,导演曾形容他的表情比马还紧张。而在拍摄过程中,陆树铭曾六次摔下马。其中最严重的一场戏,刘备、关羽、张飞一起骑马过一个河套,三人要骑出英雄意气风发的感觉。陆树铭的马却意外踩在一块大鹅卵石上,人仰马翻。鹅卵石直接硌到了陆树铭的胯骨。“那一瞬间觉得一口气倒不上来了。”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之后,剧组急忙请来部队的老大夫给陆树铭治病。老大夫让陆树铭趴在床上,拿了一根类似给动物打针的粗针管,把陆树铭腿里的淤血抽出来,还找了根小木棍给陆树铭咬着。陆树铭疼得直喊,但老大夫却说:“喊啥!关公刮骨疗伤都没事!”

《三国演义》之后,陆树铭很长时间没能脱离“关羽”的形象。但他直言,人一生会做很多事情,但只有这样一两件值得回头说一说,“这个角色过了二十多年,大家依旧记忆犹新,足矣。”

张光北 饰吕布

想演周瑜,被说像赵云

专访三国众将:关羽负伤喊疼被怼,赵云说有特效能拍疯了

张光北饰演的吕布。图片来自网络

张光北在出演吕布之前,曾参演电影《芙蓉镇》《弧光》《两宫皇太后》等,当他去北京《三国演义》试镜时,原本并不想出演吕布。“我当时是抱着演周瑜的愿望去的,可是所有的人都说我可以演赵云。”可赵云并非张光北心仪的角色,“我当时比较灰心,我说我想演周瑜,但导演组说周瑜的戏还在后边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拍到他,现在要定前面的十几集的演员。”就在张光北矛盾的时候,蔡晓晴导演提议张光北试一下吕布,于是张光北扮上了吕布的造型,脱稿演了一段“连环计”,“制片人和总导演都很满意,他们开会决定了我来演吕布。”

张光北当时比较瘦,演三国第一勇将吕布身体不够强壮,他需要锻炼身体,“那时候不像现在有健身房,就两块砖头,树和树之间绑一个铁棍,这叫锻炼身体。”

吕布马上的戏很多,“当时的拍摄手段和拍摄技术不如现在,包括‘三英战吕布’里那些骑马的戏,都靠我们自己演,那时候觉得一个演员要找替身多丢人。” 张光北回忆起在延庆拍的一场戏,当时正值寒冬,他的指甲盖在拍戏过程中被对手演员的兵器给划掉了,“当时太冷了,根本不知道指甲盖没有了,等到中午上车吃饭的时候,发现浑身上下都有血,才知道我有一个指甲盖没了。”

94版《三国演义》之所以能成为经典,张光北认为就在于所有人都精益求精。吕布的戏份一共十几集,张光北在剧组呆了一年半的时间,“我们主要演员每个人拍一集挣225块钱,但当时觉得钱不重要,只要能演就很开心。”

张山/杨凡(饰赵云)

拍打戏要是有特效,能吓死他们

专访三国众将:关羽负伤喊疼被怼,赵云说有特效能拍疯了

人像摄影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张山说:“我特别崇拜赵云,演的时候没那么多压力,就想把赵云的品性传给全国观众,什么叫忠义,怎么冲、怎么拼命。”张山表示自己特别羡慕现在的特效技术,“我们那个时候再危险的动作戏,都自己上,如果有现在的技术,那我们一定拍疯了。以前没有替身,我们都是自己骑马自己转,摄影师爬到树上拍摄。我经常想如果有现在的技术,我一定能拍得更精彩,能吓死他们呢。(大笑)”杨凡从小喜欢武术。一听有人找他演三国,“我高兴坏了,三国里我最喜欢的角色就是赵云。我把小说重新看了两遍,发现应该从‘勇’入手,因为忠产生了大勇,就应该从这个方面开始刻画。中年赵云要粘胡子,酒精一粘再取下来太疼了。但是每个人都很敬业,都在反复看书,揣摩小说。”杨凡特别喜欢重看《三国演义》,每次看他都觉得流年易逝,也充满了感慨,“那个时候的自己风华正茂,过了这么多年了,大家也发生了很多事,但一看当年还是觉得心潮澎湃。”

翟万臣(饰徐庶)

新老演员区别不是演技是态度

“当时我们拍戏真是严格遵循现实主义的创作理论,按照原著来进行创作。四大名著流传多么厚重,你要是轻易改编,真不一定能改的好,老百姓也不认可。”剧组要求演员必须按照剧本一字不差地背下台词。后期配音也不能修改一个字。翟万臣如今再次回忆“一言不发”等经典场面,也能将拗口的台词完整背出来。“不像现在演员到现场才把词一看,有的人还是助理帮忙念剧本。一些比较牛的,你找他们对词,他们总说一会儿再说,你也不好强求。这种拍戏态度和30年前真的区别很大。”在翟万臣看来,年轻演员和老演员最根本的区别并不在于演技高低,而是对待表演的态度上。“就像在家提前准备台词是我们认为必须做到的,而不会说现场拍一个镜头就跑了。老演员对表演艺术有敬畏心,我们拍出来以后不能让观众说三道四。如果现在的年轻人也考虑到这些,他们的创作就不会只有一个表情晃来晃去。”

赵越(饰孙尚香)

寒冷的无锡喝点黄酒太幸福了

专访三国众将:关羽负伤喊疼被怼,赵云说有特效能拍疯了

赵越。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/摄

专访三国众将:关羽负伤喊疼被怼,赵云说有特效能拍疯了

孙尚香

《三国演义》是一部男人戏,赵越认为自己很“幸运”,“因为孙尚香面对的人比较少,刘备的饰演者孙彦军有很多东西会和我们分享,大家很有默契。”那时所有人都吃大锅饭,“如果谁能弄点吃的,就是打牙祭了。无锡天气非常冷,如果能够喝点热乎乎的黄酒,简直是太幸福的事。”现如今市场环境也曾让赵越困惑,“真的是赶时间,所以现在我接戏,告诫自己把所有戏理顺了,因为没有时间让我去跟导演谈,去跟对手聊,很多时候大家都是陌生的。”

蒋恺(饰郭嘉)

游戏里郭嘉受欢迎很意外

“这是我第一次在长篇剧集中演重要角色。年轻气盛,完全不紧张。”据蒋恺回忆,“我和鲍国安老师之间的感情就是师生情,因为我年纪小,跟各位老师都能学到很多东西,很多我不懂的东西都去问鲍国安老师。”郭嘉非常重要的一场“十胜十败”论,得到了导演的称赞,但是官渡之战的一场戏,蒋恺说,“现在再让我演郭嘉,我语言的指向性会做得更好,表达会更准确。”蒋恺是游戏迷,他发现郭嘉在游戏里很受欢迎,令他颇感意外,也很开心。

姜超(饰魏续)

连光都不会找现在想想都后怕

姜超进入空政话剧团后,与高亚麟同住一个宿舍,《三国演义》到空政寻找演员时,姜超和高亚麟凭借外形入选,其中姜超饰演将领魏续。姜超第一次到剧组甚至连光都不会找。“灯光师总是耐心跟我说,光在哪边你往哪儿凑就行了。剧组的前辈们非常照顾我。”姜超全程处于兴奋状态,完全没感受到压力,“突然有一个机会让你穿上盔甲,粘上胡子,戴一头盔,那时候觉得太好玩了。但《三国演义》这么重要的剧,现在想想都后怕。”姜超说。

李建义(饰陈宫)

虽然条件艰苦但演员都亲如兄弟

李建义说,《三国演义》演员都像亲兄弟一样,每天到各自的宿舍谈剧本、聊表演。相较如今,演员们都住上了五星级酒店,却少了当年的热乎劲儿。老朋友只是在电梯口打个招呼,谁也不主动去别人房间,“因为每个人待遇都不同,报酬我们也从来不再聊了。”李建义也为《三国演义》担任了后期配音。片子粗剪后,专家学者会逐字逐句地提出异议,并研究出正确读音,“后来我还曾经去补配过,确保每一个读音都没有错误。”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
Archiver|小黑屋|三国艺苑 ( 鲁ICP备14028466号

GMT+8, 2019-4-21 14:37 , Processed in 0.409138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